混合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合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有女性参政的哈布斯堡家族算得上欧洲第一家族吗

发布时间:2021-01-07 16:37:59 阅读: 来源:混合机厂家

有女性参政的哈布斯堡家族,算得上欧洲第一家族吗?

哈布斯堡家族,有女性参政的先例,还是欧洲的第一家族?据小编的了解在18世纪20年代,人们逐渐形成共识(尽管查理六世自己无法接受),玛丽亚·特蕾莎将继承他的皇位,从11世纪开始的一直由直系男性继承皇位的做法要终结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件事给哈布斯堡家族带来的麻烦还没有像在法兰西这样的国家那么严重,因为在法国,女性是不能发号施令的。

哈布斯堡家族不存在这个问题,而且传统上就有女性参政的先例。查理自己的姐姐玛丽亚·伊丽莎白就在1725到1741年间代表弟弟掌管西属(现在是奥属)尼德兰后来又由他的小女儿接替。严格按照法律来说,玛丽亚·特蕾莎可以以女王身份统治匈牙利和波希米亚,并作为大公夫人统治奥地利。但是她却不能获得推举坐上查理曼的宝座,因为按照古老的查理曼的法规,即人们熟知的《萨利克法典》,只有男性才可以得到推举。然而,哈布斯堡皇室却有充分的理由仍然保有这个虚名,因为尽管还存在着法律和经济的制度,且还在勉强发挥作用,但是这个位置所拥有的权力却越来越只具有理论意义。

哈布斯堡家族一直通过建立优越感和威望来巩固他们的帝国地位。从查理五世开始,他们就在不断地通过发行出版物,在公共场所题词,制造货币和勋章,以及创作艺术作品来达到目的。所有的活动都贯穿着两个互相联系的主题。首先是宣传哈布斯堡家族的悠久历史、他们天生的神圣以及他们的皇室血统。其次,他们要宣传正是由于拥有这些品德和素质,他们才能成为帝国皇位最合适的人选,成为欧洲的第一家族。查理五世时的,心大力士双柱上刻下的“更远”,就像腓特烈的 AEIOU字母一样,一直是哈布斯堡王朝最为人所乐道的思想。

建筑师约翰·费希尔·凡·埃尔拉赫效仿罗马的“图拉真柱,在新建的查理教堂外面立了两根巨大的圆形石柱,但柱子上刻的是圣卡洛·博罗梅奥的生平场景。这是查理六世为感恩该城大瘟疫的结束而设的,于1713年落成。费希尔·凡·埃尔拉赫还曾给建筑师伯纳希尼当过助手,为利奥波德一世建造了黑死病纪念柱,上面更是刻满了复杂的王朝象征符号。他为美泉宫设计的第一稿就是用两根高高的柱子支撑起巨大的入口处。但是小孩子都知道,支撑的柱子一旦有一根被打掉,整座建筑就塌了。其中的一根柱子还冠以哈布斯堡王朝的名号,于是就有人质疑,如果没有这个名号,它是不是还能屹立不倒。

查理六世意识到了这种危险,尽一切可能阻止了这个设计。哈布斯堡王朝所声称的优越地位大多数都基于传奇,比如哈布斯堡家族的100位“圣人”,或者声称自己是挪亚或大卫的后代。他招来一位学问精深的本笃会修道士马尔科德·赫尔格特,他来自黑森林地区的圣布拉辛修道院,此地是德意志境内为数很少的仍然由哈布斯堡王朝统治的地方。这个修道院距离哈布斯堡的老城堡(鹰堡)和穆里的修道院都只有两天的路程。穆里的修道院里保存着数量巨大的哈布斯堡家族早期的章程。赫尔格特早就深得皇帝信任,皇帝曾多次派他执行外交任务,其中一次是在巴黎长驻。

皇帝希望他能够整理出一份充分说明家族血统的翔实历史记录,去除掉过去的传奇成分和道听途说,提供大量的证据史实,他希望记录能经得起最苛刻的法庭质疑。实际上,赫尔格特是要从过去的案例和判例中建立起该家族的真实历史,整理出从神话时代到科学时代的(哈布斯堡家族极为看重的)家族宗谱。此处所指的“真实”是一个相对概念。赫尔格特要对他找到的证据进行判断和评估,给出一个合适的解释,大力宣扬能够促进哈布斯堡家族事业的素材,去掉那些不真实的素材。

甚至有人指责他对一些证据进行了篡改,但是这些说法没有得到证明。之所以提出如此数量巨大而有说服力的证据,是因为赫尔格特和他的主人都认为那些想要贬低哈布斯堡家族的人也需要拿出同样数量的证据,做同样的研究才能达到目的由此可以看出,法律概念,即收集证据,至关重要。赫尔格特的任务是将这些材料印制出版,但目的不是要与人共享,因为没有几个人会去阅读这些大部头的著作。这些著作的存在是要为任何可能出现的法律和政治问题做出预判。他正忙于收集和编撰证据的时候,又一个新的任务指派给了他。

玛丽亚·特蕾莎可能会嫁给洛林公爵弗朗茨·斯蒂芬,皇帝让赫尔格特意识到向世人说明这种联姻,即欧洲最古老的两个家族的联姻由来已久且具有合理性这一点极具价值。他因此调整了自己的工作。两大卷巨著《哈布斯堡皇族外交史》"1737年出版,完全达到了皇帝的要求。皇帝为了感谢赫尔格特,给了他丰厚的津贴。这套书是皇室特别出版的,但给了他这套书的收益权。这套著作被认为是对各种文件的编撰集成,但是赫尔格特对“文件”的定义很宽泛,几乎无所不包,印玺、旗帜、墓碑、规划、地图、建筑上的雕刻等等都被包括在内,以达到支持哈布斯堡王朝观点的目的。

最引人注意的是这套书的编排方式和风格。除了文字叙述,书中还配有一套寓意丰富的复杂插图,跟因扎吉那篇著述4的卷首插图页风格非常相近,点出了隐含的寓意和这套书的写作目的。与哈布斯堡家族相关的象征符号,尤其是太阳,在每一部分的开头和结尾都一再以版画的形式出现。为了给文字部分配上最准确合适的插图,赫尔格特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每一幅图都是专门绘制和雕刻的。他在卷首表达了他写这本书的主要目的。配的插图上画了一驾雄狮拉着的战车,周围是一些小丘比特抬着丰饶角,寓意丰饶。一个小丘比特戴着古罗马两面神的面具,着重说明古老的哈布斯堡家族对帝国的统治权。战车上方,太阳在升起。战车内驾驭雄狮的是一个女人和在襁褓之中戴着皇冠的孩子。

而且标题上还写着“哈布斯堡家族的合法皇权”,人们不用费劲就能准确地把这个女人和孩子与哈布斯堡家族的皇权联系在一起,也会想到这个女人就是玛丽亚·特蕾莎,那个孩子代表她未来的子孙。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聚培训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