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合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外媒再传中资竞购FMG资产天津物产集团称不清楚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5:43:13 阅读: 来源:混合机厂家

外媒再传中资竞购FMG资产 天津物产集团称不清楚

对于是否参与竞购FMG资产,5日下午,天津物产集团总经理办公室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此事尚不清楚;河北钢铁集团相关人士表示会询问此事,但截至截稿,记者并未接到相关回复。

虽然在今年二季度顺利融资23亿美元,并使得庞大的债务到期时间延至2019年6月,但关于FortescueMetals(FMG)卖身偿债的消息,再次于坊间流传。

8月4日,新加坡《商业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河北钢铁集团和天津物产集团都接触了FMG,商谈收购这家澳大利亚铁矿石生产商基础设施资产的部分股权。

FMG成立于2003年,凭借着本世纪初中国需求的爆发,迅速跻身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出口商、世界第四大铁矿石生产商。与其他三大矿山(淡水河谷、力拓和必和必拓)相比,FMG是唯一不具成本优势的企业。截至2015年6月30日,FMG的净债务为72亿美元(含24亿美元的现金余额)。

对于是否参与竞购FMG资产,今日(8月5日)下午,天津物产集团总经理办公室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此事尚不清楚;河北钢铁集团相关人士表示会询问此事,但截至截稿,记者并未接到相关回复。

全球第四大矿山FMG负债率超60%

据监测,自2014年以来,相关62%铁矿石指数,已从130美元/吨跌至今年8月4日的55.75美元/吨,跌幅近六成,与近200美元/吨的历史高位,更不可同日而语。

多位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FMG在四大矿山中成本最高,而随着铁矿石价格的断崖式下跌,企业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记者查阅公司财报获悉,截至2014年底,FMG总资产为215.17亿美元,总负债为138.97亿美元,负债率仍高达64.6%。

分析师认为,对于债台高筑的FMG而言,铁矿石价格崩跌对其产生的打击,无疑大于同在澳洲的力拓集团和必和必拓公司。

2015年上半年,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FMG首席执行官NevPower表示,为防止FMG陷入债务危机,考虑通过出售西澳皮尔巴拉地区铁矿权益的方式来引进战略投资者。

值得注意的是,8月4日新加坡《商业时报》所提及的中资竞购方——河北钢铁集团和天津物产集团所从事业务都与铁矿石有关。此前,二者也曾共同参与购买境外权益矿资源。

据了解,河北钢铁集团是中国最大的钢铁生产商,去年粗钢产量4709万吨,同比增长2.86%,占世界粗钢总量的2.83%,位列全球第三;天津物产集团则是天津市最大的国有生产资料流通企业,2014年末总资产1691亿元,位列2015年《财富500强》的第146位,比上一年提升39位。

据《天津日报》2012年12月20日消息,天津物产集团参与的收购联合体(联合体其他成员为河北钢铁集团、香港俊安集团和南非工业发展集团)共同出资4.8亿美元,收购采矿业巨头力拓集团和英美资源公司所持有的南非PMC公司74.5%的股权。

天津物产集团回应称“不清楚”

对于是否参与竞购FMG资产,今日(5日)下午,天津物产集团总经理办公室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对于此事尚不清楚;河北钢铁集团相关人士表示会询问此事,但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接到相关回复。

在分析师看来,当前因经济形势不景气,铁矿石的投资价值确实有限,但从国家战略角度考量,政府还是支持中资企业到国外“扫货”。

今年4月份,FMG在向澳大利亚环境保护局提交的申请中表示,随着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城市化进程的推进,目前铁矿石需求增速放缓只是暂时的,从长期来看铁矿石需求将再度迎来景气周期。

不过,分析师分析认为,虽然购买境外铁矿石权益资源符合国家战略,但从企业投资角度考量,也不排除烟雾弹的可能,目的则是为了拉升股价。

今年5月25日《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称,中国宝钢集团和中信集团已与FMG就入股一事举行了会谈。受此传言影响,FMG股价周二早盘一度大涨14%,在标普/澳证200指数成份股中涨幅居首。

随后,澳大利亚当地时间5月26日,FMG发表声明称,不会对这一市场传言予以置评。然而,宝钢集团相关人士表示,尚未听说此方面的相关消息。

此外,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FMG早就有中方企业背景,但从最早入股的华菱钢铁来看,其享受的实惠着实有限。

公开信息显示,2009年,华菱集团以2.38澳元/股的较低均价获得FMG公司17.34%的股权,成为FMG第二大股东。但除了财务上获得不菲的回报,华菱钢铁这笔投资的战略价值却几乎没有体现。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华菱钢铁在FMG董事会上只有一个非执行董事的职位,而且由于澳政府规定,在涉及铁矿石定价、协议等关键问题,华菱钢铁必须回避。

贵州砂石线

黑龙江煤场扫路车

山西发光礼品

天津初中物理实验器材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