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合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俺老孙去也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02:18 阅读: 来源:混合机厂家

起于巨额驰援乐视的白骑士身份,困于乐视不断爆出的内幕与深坑,终于自请解除董事长身份的结局,孙宏斌于乐视237天的历程,可能将在相当长时间内,成为其个人荣辱史上难以翻过的一页。

“我要乐视控制权?我要这个干嘛?我投资乐视,没有阴谋,没有阳谋,什么谋都没有。”2017年5月22日,融创中国2017股东大会,孙宏斌在接受一众媒体询问时回复。

2018年3月14日晚间,乐视网公告称,孙宏斌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

前后对比来看,你可以说孙宏斌的确洒脱随意、不将功名利禄蝇头小利放在心上;当然,你更可以说,身为历经多次战役的商场老将,贸贸然上场、火燎燎给钱、黯黯然弃甲。

停牌预示的变动

3月14日午间,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乐视网(300104,SZ)近期股票交易波动幅度较大,下午开市起停牌。官方理由——“为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公司将就近期公司股票交易的相关事项进行必要的核查”,并表示核查完成后将复牌。

雷锋网注意到,乐视网近期股价可以用稳中有升来形容,虽说2月14日创出4.01元低点,但之后便开始逐步回升。甚至3月14日午间收盘时大涨6.98%,报6.59元/股。

因此,无论如何猜测,乐视网此番公告都有些突兀——除非,其自身清楚下午将要爆出什么新闻、并对股价造成负面影响。

果不其然,3月14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孙宏斌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

乐视网称,公司董事会充分尊重孙宏斌先生的个人意愿,接受其辞职申请,并向其在任职期间为公司所做的贡献表示诚挚的谢意。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注意到,孙宏斌原定任期到2018年10月13日。从去年7月21日任职至昨日卸任,孙宏斌在乐视网董事长的位置上共待了237天。

融创中国(01918)午间现价上升4.97%,报31.7元;主动买盘77%;成交约1712万股,涉资5.28亿元。

去留一场空?

237天的故事线,很易梳理。

2017年1月13日,乐视网发布了《关于公司重大事项暨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公告显示,为解决未来发展的资金需求、推动乐视生态战略升级,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贾跃亭先生拟引入战略投资者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暨融创中国。

本次交易分为贾跃亭先生转让乐视网股份(涉及金额60.41亿元)、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通过老股转让和增资扩股方式,涉及金额79.5亿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转让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股权(涉及金额10.5亿元)三个部分。此外,在本次交易推进过程中,乐视致新向其他投资人股权融资18.3亿元。

1月15日下午,融创与乐视共同举行“同袍偕行,乐创未来”战略投资暨合作发布会,会上,贾跃亭“呆萌可爱”,孙宏斌“老乡友爱”,其乐融融、人间大爱。

当时,融创战略入股乐视,一次性砸钱150.41亿元,其中投入60.41亿收购乐视网8.61%股权, 79.5亿获得增发后乐视致新33.5%股权,10.5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5%股权。

3月8日,乐视网早间公告,公司引入战略投资的事项进展顺利,但贾跃亭所持乐视网部分股权及乐视影业股权转让交割时间有所顺延。此外,公告显示,融创掌门孙宏斌已经进入乐视影业及乐视致新董事会。

7月17日股东大会,孙宏斌表示“我们要从实际出发,我们看好这个行业,看未来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如果看现在真的没有什么可承诺的。”

股东大会结束当晚,乐视发布公告称,融创中国控制人孙宏斌、乐视网CEO梁军、乐视影业CEO张昭以非独立董事身份进入乐视董事会。乐视董事的成员随之增至8人。

7月21日,孙宏斌通过电话董事会议,被确认当选乐视新一任董事长。对于“董事长”这一职位、以及背后的权力更迭,孙宏斌表示,

“我要乐视控制权?我要这个干嘛?我投资乐视,没有阴谋,没有阳谋,什么谋都没有。”

“不想当乐视的董事长。他们的生意太小了,我们都是几千亿的大生意。”

到底留不留遗憾

孙宏斌是个爱惜羽毛的人。

2003年,贾跃亭到北京创建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时,比他年长十岁的孙宏斌已然尝过牢狱之苦。柳传志评价孙宏斌——

有极强的上进心,不是一般的强,是极强;

其次,有非常强的坚韧性,打倒了再爬起来;

第三,有一眼看到底的能力,能判断一件事做与不做的关键在哪儿。

以及不足之处——做事不留余地,性格使然。

之后,因所谓“挪用公款”罪名,孙宏斌遭了四年牢狱之苦,临近出狱,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柳传志吃饭、道歉。出狱后事业开始不久,孙央求联想撤去对他“挪用公款”罪名的指控,“这对我很重要”。

几番沉浮后,孙宏斌好不容易站稳脚跟,在与万科王石之间的对垒中争得一席之地,哪里想到,被一朝挥霍。

在与贾跃亭共同出席的第一场发布会上,孙宏斌曾表示:

“人这一辈子,很多人,你认识他很多年了,没有觉得跟他有任何关系。但我跟老贾了解以后,觉得特别亲,特别近。”

“我年轻的时候谁都不怕,现在谁都怕,老贾现在谁都不怕。”

如今回过头看,若不是当时孙宏斌此番言论本就言不由衷,便是当时即未将贾跃亭看作是“可怕的人”。随后乐视的发展,逐渐脱离孙宏斌的掌控——易到易主、资产冻结、欠债暴露、债主堵门……

9月融创业绩大会,孙宏斌已被逐渐暴露出的乐视负面搞得焦头烂额,对乐视未来也不再抱太大期望。他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

说至此,孙宏斌还当场落下了眼泪。也不知是因为感伤人生了无遗憾的“独孤求败”,还是预料到名声将因自己一时大意而“一败涂地”的悲哀。

2018年1月23日,乐视网召开投资者网上说明会。 有投资者质疑“请问现在还觉得搞不好新乐视会是一辈子的遗憾吗?宁愿后悔,也不留遗憾”,孙宏斌回复称: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做生意总是有赚有赔,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

在“憾又不憾”绕口令般的套词背后,乐视网被剥去所有假象,顶着“白骑士”高帽的孙宏斌,也差不多被剥去所有面子。

“弃儿”乐视网

2月27日,乐视网发布业绩快报显示,2017年,其收入约74.6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66.06%;营业利润亏损约157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4569.40%;利润总额约157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4688.9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116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2192.53%。

孙老板虽然没带走什么,也没留下太多“好东西”——多达75.31亿元关联欠款,债务违约与诉讼尚需逐一厘清,2017年业绩大幅亏损,主营业务仍未回归正轨。

总之,这一烂摊子,孙老板主观上实在不愿多管,客观上也实在管不了了,只能挥一挥衣袖,俺老孙去也。

剩下的乐视怎么办呢?

据《财新》杂志报道,知情人士表示,接手乐视网残局后,孙宏斌曾与监管沟通多个解决方案,但都因各种原因难以推行,而市场期望的重组方案目前由于乐视体系内部并无合适资产可资装入,重组无望。从目前的情况看,退市或将成为乐视网最可能的结局。

另有乐视网内部高层向《中国企业家》否认公司会在资本层面有动作,表示停牌原因是“近期炒作过多,不能让中小投资者继续被割,公司不得已。”他认为,“无实质经营变化导致股价上涨是非理性的,股价需要回归理性。”

此外,另一名乐视控股高层对《中企》表示,乐视网不可能退市,是有些人瞎传言制造市场恐慌,孙宏斌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属于正常行为,毕竟孙宏斌同时兼任融创、乐视网两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业内人士对雷锋网分析称,目前乐视网整体股价企稳向好,近一个月涨幅达到64.34%,马上退市的可能性不太高,更高可能性是将进行债务重组或破产重整。

目前市面上传出的流言包括:实力雄厚的个人或财团可能接盘,联想系或某互联网巨头也有可能,但均无所印证。

实际上,孙宏斌在多个场合表达过“我不想干乐视网董事长,融创买卖比乐视网大多了”之类观点,也正如他自己所言,“我是生意人,投资乐视就是个买卖”。

只不过,他这笔买卖和招牌,打得不怎么漂亮罢了。

热敏纸标签

电力钢管塔图片

鞋材彩印加工批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