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合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秘工信部落后产能名单注水真相-【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7:31:20 阅读: 来源:混合机厂家

揭秘工信部落后产能名单注水真相

乱象:注水名单的由来

一个早在2010年前就已拆除、如今仅剩几间房子并养上猪的山西洪洞县马二水泥粉磨站,竟然出现在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向社会公布的2010年淘汰落后产能2087家企业名单(下称“名单”)中。

类似情形并非个案。

记者在山东淄博实地走访发现,10家落后产能企业中,2010年前已停产的至少占4家,落后产能置换1家。而在更广范围内,电话拨不通或空号、企业早就关停甚至转产、企业实际产能小于工信部名单所列产能、众多被淘汰企业不知国家有专项财政补贴等“怪现状”颇多。

由此,工信部公布的2087家名单到底怎样产生、落后产能淘汰的标准是什么、何类企业能获得财政奖励、是否有企业或基层政府虚报产能套取资金、工信部如何核查名单执行情况等诸多疑问随之而来。

淄博是2087家名单的“样板城市”,除了当地近年来治理环境加大力度外,工业门类多、企业类型丰富也是重要原因。

“2087家企业名单中淄博企业情况比较复杂,各种‘成分’的企业都有。像山东铝业公司因2万吨80KA电解槽电解铝生产线上榜,山铝属于中国铝业子公司,中铝为部属企业;张店钢铁总厂则为省属企业,落到省管。这些企业市里都没能力管。”淄博经济信息化委员会(下称“淄博经委会”)经济运行处科长燕清勇告诉记者。

而对于淄博市落后产能名单的出台过程,燕清勇表示,具体企业名单均由各区县经信委上报。因此,具体情况也需要联系各区县相关部门。

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中发现,淄博市淘汰落后产能名单的产生过程恰是2087家企业名单产生的缩影,因为没有核查环节,自下而上的逐级“上报”过程使名单本身难免失真乃至“注水”。

以淄博天隆不锈钢有限公司(下称“天隆不锈”)为例。天隆不锈因2条0.3万吨粘胶长丝生产线被列入淘汰名单。但实际上,该粘胶生产线早在一年前就已停产,天隆不锈的实际经营范围也非粘胶或丝绸印染,而是“不锈钢、钢材加工(不含冶炼)”等。

天隆不锈办公室主任孙士勇介绍说,不锈钢加工企业当然不会投产粘胶生产线,天隆不锈厂家的前身是华隆化纤厂(下称“华隆化纤”)。因淄博市对高耗能企业实施差别电价,华隆化纤早已停产一年。2009年底,天隆不锈的台湾老板和华隆化纤谈成了洽购意向,原本生产粘胶长丝的华隆化纤变身为不锈钢深加工的天隆不锈。

但天隆不锈所在的淄博市周村区经信委在上报信息时并未注明,以至于天隆不锈在登上名单后,还被当地的贷款银行暂停信贷。

“2087家企业名单是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确定并公布后上报的,工信部汇总后对外公布。”工信部产业政策司产业结构处处长苗长兴说,“根据各省产业发展具体情况,经淘汰落后产能部际协调小组研究确定,5月26日,工信部将2010年淘汰落后产能目标任务分解到各省,然后再由各省把任务指标分派到具体企业。”

7月份,各省将淘汰落后产能的具体企业名单报到工信部,工信部经汇总,整理后于8月初向社会公布。

拆除为准:关停企业充数?

2010年8月8日,工信部向社会公告了18个工业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明确规定:这些企业“6月底前在当地媒体上公告企业名单,并采取综合措施,确保在三季度前全部关停”。

但对于2087家企业名单中的一些停产企业,苗长兴解释称,淘汰落后产能的标准是“拆除”而非“停产”。换言之,即便落后产能企业已停产,但只要生产设备此前未被拆除,就存在“复产”可能,且此前未被列入淘汰名单、并在2010年底前拆除,该落后产能就符合2010年淘汰条件。

“2010年是‘十一五’最后一年,也是中央政府兑现‘节能减排’双降承诺的最后一年。在此背景下,拆除关键生产设备才被作为明确标准提出来。”苗长兴说,国家层面的落后产能淘汰1999年就开始了,2007年国务院“节能减排”目标提出后,淘汰落后产能作为其中的一部分内容,力度不断加大,但2010年之前,对于“淘汰”标准并无明确做法和统一要求。

但也恰恰是今年这样的标准,降低了各地名单上报的门槛。相较于正在生产、缴纳利税的企业,已停产而未拆除的企业既然允许上报,各地政府显然都可以从中获益。

淄博经信委不愿具名人士即表示,国家对于各项政策的制定、执行有明确计划,而所有计划的推出都分多个步骤,从这个角度上说,名单所列企业要求9月底关停、2010年底拆除,不完成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他以淄博为例称,早在2010年淘汰名单出台之前的几年,淄博通过差别电价、环保税收等手段,已经让多数落后产能企业无法承受,而此次登上名单的不乏早就停产企业,原因也在于此。

对于名单中出现很多早已关停企业的情况,是否地方有意在“保护”那些正在生产的落后产能企业,目前还不得而知。<<首页12末页>>

各省互查:谁愿意得罪人?

追究前述乱象产生原因,各级政府既要完成任务、还要保护税收利益固然难脱干系,缺乏核查环节、核查设置存有制度漏洞,更给各级政府留下了“注水”甚至虚报空间。

淄博铝厂副总经理王在春介绍,淄博铝厂1969年建厂、1993年曾停产。2007年,该厂试图复产,投入1200万元检修设备,但因为铝价波动极大,2007年初铝价还是2万元/吨,后来不断下调跌至16000元/吨再到1万元/吨,企业无奈只能在2007年底2008年初再次停产。

这期间,淄博铝厂职工曾堵路要求政府解决困难。2009年底,经过当地统一安排,淄博铝厂开始申报国家落后产能淘汰。2010年上半年,重庆市财政局对淄博铝厂进行了评审。预计所有产能2011年全部淘汰完毕。

王在春表示,这次进入工信部2087家企业名单部分设备1989年投入5000万元购置投产,现在市场价可能不到2000万元;而企业亏欠的职工工资和养老保险都不是小数目。他希望政府的财政资金能尽快落实,以便于企业尽早重新运作起来。

淄博铝厂的案例至少提出了两个问题:落后产能淘汰项目的财政资金如何核定?为何要由重庆市财政局进行评审?

苗长兴告诉记者,淘汰落后产能需要完善约束和激励措施,采取多种手段。譬如,差别电价属于经济手段;环保、能耗、安全、生产许可等约束属于行政执法手段;这两类都属于约束手段。中央和地方设立的淘汰落后产能奖金,属于激励手段。

“中央财政奖励资金是国家给各省级政府的奖励,不是‘补偿’,专项资金用于解决淘汰落后产能有关职工安置、企业转产等问题。”苗长兴说,2007~2009年,财政部安排相关资金162亿元,2010年约为40多亿元,“具体由财政部负责组织安排,主要支持经济欠发达地区,北京、上海、天津、广东、山东、浙江、江苏等实力较强的省份没有安排奖励资金。”

由此来看,淄博铝厂申请的落后产能淘汰资金绝非财政部拨付,应是山东省和淄博市政府财政出资,既然如此,为何又由重庆市财政局进行评审?

“我们的核查人员非常有限,因此,列入2087家企业名单的项目核查,人员均由各省相互派出且非两省彼此派出。”苗长兴说,山东由重庆核查,重庆则并非山东核查。

不过,问题的关键是,既然淘汰落后产能往往非各地方政府主动行为,协调小组和工信部都无力派出足够的核查人员,同样身为被查之列的各省相互核查,利益默契的达成似乎比中央核查容易得多。

中央监督:核查充满变数?

对于各省间可能达成的利益默契,苗长兴表示,工信部正在会同协调小组各成员单位研究制定相应的检查考核办法,具体颁行时间则尚未确定。

引人关注的是,中央监督未来采取的方式很可能是“抽检”而非“普查”。

8月30日,工信部产业政策司产业结构处调研员舒朝晖所在的国家节能减排巡视组到淄博市核查,即是山东省经信委推荐,巡视组所能做的就是要求淄博经信委拿出2087名单淄博企业分布图,然后自己选定企业进行抽查。该巡视组主要抽查了张店钢铁总厂和几家水泥厂,结论是“淄博的水泥落后产能淘汰走在了国内前列,立窑已全部拆除”。而同期的8月底9月初,国务院向全国十几个省份派出了多个巡视组,核查方法与此相类。

按照苗长兴的说法,正在制定的核查管理办法,会覆盖2087家企业名单所涉项目的存在与否、对应与否、产能大小、资金使用等各个环节,但问题是,核查管理办法未公布、核查小组未下到基层之前,诸多已经提前在2010年9月底前拆除的落后产能如何核实?

“国家有关部门将加强对淘汰落后产能的检查考核。省级政府检查考核下级政府,国家检查考核各省政府。”苗长兴说,在企业淘汰落后产能的具体数量上,在公告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时注明了需淘汰的落后设备(生产线)型号及数量,根据设备型号数量就能判断出产能大小,这也是为了避免企业虚报淘汰产能数量。

但记者在山西调查发现,洪洞县马二水泥粉磨站每月最高产能不过300吨,年产能不会超过4000吨,但列入2087家企业名单的年产能数目达两万吨,是实际产能的五倍。(中国水泥网 转载请注明出处)<<首页12末页>>

手板模型加工厂

液压扣压机价格

焦作市华宇镁业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